<menuitem id="q5jwi"><tt id="q5jwi"></tt></menuitem>
<bdo id="q5jwi"><var id="q5jwi"></var></bdo>
  • <small id="q5jwi"><dfn id="q5jwi"><menu id="q5jwi"></menu></dfn></small>
  • <tbody id="q5jwi"></tbody>
    <small id="q5jwi"><nobr id="q5jwi"><menu id="q5jwi"></menu></nobr></small>
    1. <code id="q5jwi"></code>
      <bdo id="q5jwi"><delect id="q5jwi"></delect></bdo>

      智庫評價應體現科學分類要求

      作者: 2016-09-20 11:18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放大 縮小

        評價是保障智庫有效產出和健康發展的關鍵。智庫評價能發現智庫建設存在的問題,催生新型智庫的行業自覺,促成智庫從傳統研究機構向現代新型智庫的角色轉換,是傳導國家需求和社會壓力、合理配置外部資源、營造良好智庫生態的重要杠桿。不同智庫類型因其發展模式和內在機制的差異,其評價機制和方式也不盡相同。反思當前中國智庫發展進入快車道后的諸多困境不難發現,之所以智庫建設一哄而上、缺乏特色,同質化、形式化與標簽化的現象嚴重,一定程度上反映出當前智庫建設缺乏分類的評價體系和標準。依據“同類事物可比,不同類事物不存在可比性的原則”實施新型智庫評價,是提升評價公平性、科學性、規范性的關鍵。

        分類評價的現實邏輯

        當前,中國已經形成龐大的智庫體系。據美國賓夕法尼亞大學“智庫與公民社會項目”發布的《全球智庫報告2015》顯示,截至2015年底,全球共有智庫6846家,其中中國擁有435家,為世界第二智庫大國。包括中國社會科學院、中國國際問題研究院、中國現代國際關系研究院、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在內的9家中國智庫入選全球智庫150強。當前中國智庫發展迅速,數量眾多,質量不一,類型各異。對這些智庫進行評價,不能采用同一評價標準和指標體系,不能搞“一刀切”。首先,智庫戰略與目標定位各具差異,社科院、高校、研究所、黨校和行政學院、黨委政府研究機構、民間智庫等均有自己的戰略目標與定位,如果采取同一套評價體系,則會導致各種類型的智庫發展目標定位趨同、特色不明,不利于智庫向多樣化發展。其次,不同的智庫類型擁有不同的服務對象、轉化機制和成果消費模式。智庫不同的服務對象相應需要不同的評價機制,有的需要市場化評價機制,有的則需要政府主導的行政評價,還有的需要獨立的第三方專門評價。不同智庫的成果類型、轉化形態、影響形式等有較大的差異,因而其評價尺度、標準、周期乃至數據采集等機制均不一樣。再次,作為非營利組織的一種類型,智庫具有非營利組織的基本特征,而作為商業化的組織實體,智庫又具有營利組織的運營形態,因而智庫不同程度地存在營銷等商業化行為。在智力市場化激烈競爭背景下,智庫常常與媒體合作向大眾推廣或宣傳其自身的政策研究和影響力。因此智庫評價也依據智庫市場化程度的差異,選擇不同的指標及其權重消除智庫營銷的影響,提高評價結果的信度和效度。總之,建立健全新型智庫評價體系,必須依據新型智庫的發展戰略、建設目標、服務對象與功能定位,堅持分類指導、分類評價的原則,構建科學而富有針對性的評價指標與方法,充分尊重各類智庫本身的獨特優勢與特色,促進不同類別智庫的競合發展與和諧共存。

        構建分類導向的評價體系

        導向就是方向標和指揮棒。不同的智庫類型應有不同的評價導向。對于學術思想類智庫,評價應該側重學術成果積累和學術成果創新的考量,強調智庫成果的宏觀性與縱深性,其成果的呈現方式往往也都是理論型、純學術型為主,因而短期內無法顯現其社會效益和影響;對于應用和政策性智庫,評價則要更關注成果轉化率以及成果轉化效益的考核,成果評價導向往往必須注重時效性與功能性,對現實需要和問題及時予以回應,其成果見效快、影響力相對較為凸顯。因此,新型智庫的科學分類評價要充分考慮到這兩種不同導向的現實特質。通過不同的評價方式與標準,為實現不同成果類型間的科學、準確考核,提供有效保障。

        不同智庫類型的研究目的及其服務對象都是不相同的,多元用戶主體對于智庫的不同需求將為新型智庫評價指引方向。因而必須探索以行業評價、官方評價、學術評價和社會評價等多元分類的評估模式。公共政策的研究與分析,受市場不規范、信息不對稱等因素影響,決策方難以辨別智庫咨詢服務的信度和效度。行業評價不僅能夠對政策建議的科學性、實效性作出準確判斷,還能充分保障決策過程中的民主性。社會評價能夠凝聚社會各階層的智慧,以其參與的廣泛性與輿論的影響力,通過新聞媒體的宣介作用,促進評估信息的公開與透明,對智庫的職業道德、業務水平以及社會責任發揮有力的公共監督作用。復合評價意在探索立體化的多方評價模式,在智庫評價過程中引入第三方乃至多方評價主體。

        針對不同類別的智庫,要構建多樣化的評價指標體系。要依據智庫類型設計不同評價模塊。現行智庫評價指標體系的一個突出問題就是指標太過籠統,很難照顧到不同智庫類型的獨特性。可以依據智庫類型設計不同的評價指標模塊,如職業聲譽、社會效益、咨政服務、自身建設等模塊。職業能力模塊,應用性研究評價指標注重承接項目數、政策建議、咨詢服務等量化指標的設計,而基礎性研究的評價則傾向于學術性與延時性,圍繞人才培養、理論研究和社會服務等定性方面設計指標。社會效益指標主要關注智庫的社會效益與社會影響、成果轉化率、社會反響等。咨政服務指標側重對智力分析市場的完善與規范、咨政服務的渠道和平臺建設作出評價,自身建設主要評估自身專家和團隊建設等情況。模塊式評價指標體系條理清晰,可以提高智庫評價的針對性、可操作性和規范性,易于進行橫向的比較。

        健全富有針對性的評價機制與方法

        選擇科學合理的評價機制,是確保智庫評價的科學性、客觀性、準確性的前提。針對當前智庫評價專門機構不健全、評價機制動能不足、評價方法針對性不強的問題,必須依據智庫分類指導原則選擇和搭建合理的評價機制。科學的評價機制能在智庫間及智庫內部形成良性競合關系格局。必須以各具特色的指標體系為指揮棒,探索分類管理基礎上的智庫業績考核評價機制,強化智庫評價反饋功能的針對性與準確性,激發智庫發展的積極性與主動性。專業化的評價機構建設也應當是評價機制建設中不可或缺的一環。當前我國智庫第三方評價機構發展滯后,對于智庫評價鮮有專門機構涉及,類似的機構有高校成立的智庫評價中心、專門研究機構成立的知識評價組織、科技部軟科學項目的統計調查,這些主體僅僅開展對智庫機構的承擔課題、發表論文、研究力量、國際交流等進行統計,沒有系統地對智庫影響力或競爭力進行評價。要建設一個專業化、專門化的智庫評價機構,切實提升成果應用轉化效果測評能力以及政策的熟悉程度。最后要完善以成果為核心的多元評價方法,需要從評價程序、評價內容、評價制度等方面著手,妥善處理好智庫成果認定中定性與定量、即時與延時、質量與數量、主觀與客觀等相互關系,針對不同的智庫類型對不同的評價維度賦予相應的權重。

      附件:
      人人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