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q5jwi"><tt id="q5jwi"></tt></menuitem>
<bdo id="q5jwi"><var id="q5jwi"></var></bdo>
  • <small id="q5jwi"><dfn id="q5jwi"><menu id="q5jwi"></menu></dfn></small>
  • <tbody id="q5jwi"></tbody>
    <small id="q5jwi"><nobr id="q5jwi"><menu id="q5jwi"></menu></nobr></small>
    1. <code id="q5jwi"></code>
      <bdo id="q5jwi"><delect id="q5jwi"></delect></bdo>

      萬勁波:促進科技創新與實體經濟深度融合

      作者:萬勁波 2021-05-20 11:13 來源:光明日報
      放大 縮小

         習近平總書記在參加十三屆全國人大四次會議內蒙古代表團審議時指出:“要緊扣產業鏈供應鏈部署創新鏈,不斷提升科技支撐能力”。近日,習近平總書記在福建考察調研時強調:“要堅持創新在現代化建設全局中的核心地位,把創新作為一項國策,積極鼓勵支持創新”。“十四五”新征程已經開啟,要實現由大到強的歷史性飛躍,最重要的是把創新作為基本國策,提升科技支撐能力,打通從教育強、人才強、科技強到產業強、經濟強、國家強的發展通道。

        提升科技支撐能力 

        進入新發展階段,貫徹新發展理念,構建新發展格局,推動高質量發展,創造高品質生活,開啟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新征程,對加快科技創新特別是原始創新、源頭創新提出了更為迫切的需求。從要素驅動、效率驅動轉向創新驅動,必須以國家戰略需求為導向,推進創新體系優化組合,系統提升科技支撐能力。適度超前布局國家重大科技基礎設施,實施好關鍵核心技術攻關工程和產業基礎再造工程,貫通研發、設計與生產、分配、流通、消費各環節,增強產業鏈供應鏈自主可控能力。依靠科技和創新培育壯大新動能、塑造發展新優勢。

        加快構建以國家實驗室為引領的戰略科技力量。發揮好重要科研院所、重點研究型大學和創新領軍企業“國家隊”作用。重點布局一批基礎學科研究中心。重組國家重點實驗室,形成結構合理、運行高效的重點實驗室體系。優化提升國家工程研究中心、國家技術創新中心等創新基地布局。支持發展新型研究型大學、新型研發機構。鼓勵創新領軍企業組建創新聯合體,拓展產學研用融合通道。支持有條件的地方建設國際和區域科技創新中心、綜合性國家科學中心,增強國家自主創新示范區、高新技術產業開發區、經濟技術開發區等創新帶動作用。推進科研院所、高等院校和企業科研力量優化配置和資源共享,提高創新鏈整體效能。

        選準科技創新方向 

        戰略研判是下好先手棋的關鍵。基礎研究是科技創新的源頭,要堅持自由探索和目標導向并重。好奇心驅動的基礎研究更多地受知識和學科演化推動,需要營造穩定寬松的科研環境,普惠支持杰出科學家特別是青年科學家,以“十年磨一劍”的精神專注于真正重要的科學問題,沉下心來在基礎前沿和關鍵核心領域持續探索,爭取實現原創突破,涌現更多國際一流的科學家。重大科技問題帶動的基礎研究更多地受國家戰略需求和經濟社會發展需求拉動,需要集中優勢力量攻關,綜合運用創新政策和產業政策引導規范創新活動,協同發揮好“有為政府、有效市場、有序社會”治理機制作用,提升科技創新和科技治理的整體效能。

        充分發揮國家作為重大科技創新組織者的作用。健全科技決策咨詢機制,加強科技創新和創新發展戰略謀劃、系統設計、前瞻布局,明確科技創新優先領域和戰略重點,“辦大事,抓重大、抓尖端、抓基礎”。統籌部署基礎研究和關鍵共性技術、前沿引領技術、現代工程技術、顛覆性技術創新,找準切入點和突破口。既要瞄準基礎前沿開展“從0到1”的原始創新,更要聚焦應用需求組織關鍵核心技術攻關。就科技創新支撐引領現代化產業體系構建而言,既要培育戰略性新興產業和未來產業,如新一代信息技術(人工智能、量子信息、集成電路等)、生物技術(生命健康、腦科學、生物育種等)、新能源、新材料、高端裝備、新能源汽車、綠色環保以及航空航天(空間科學、空天科技等)、深地深海等;也要擴大制造業設備更新和技術改造投資,加大新型基礎設施建設,豐富應用場景,改造升級傳統產業,如“5G網絡+”“大數據+”“人工智能+”與傳統產業的深度融合。

        凝練科技創新任務 

        科研選題是科技工作的首要問題。重大科技計劃與工程是主要大國組織重大科技攻關任務的重要載體,如美國阿波羅計劃實現載人登月、歐洲核子研究中心發現全新粒子、人類基因組計劃探尋生命奧秘、歐盟大飛機成功研發、日本超大規模集成電路設計、韓國半導體產業崛起等均離不開政府的引導作用。我國“兩彈一星”、人工全合成結晶牛胰島素、“青蒿素”發現等重大突破,有賴于一批領軍人才,更有賴于強有力的組織系統。改革開放以來,我國通過建設重大科技基礎設施與重大科技創新平臺、組織重大科技項目與工程等方式,調動全社會科技力量和創新資源,在載人航天、高鐵建設、北斗工程、探月工程、深海工程、超級計算、量子信息等領域取得一批重大科技成果。我國立足自身優勢,結合戰略前沿領域發展趨勢與需求,積極牽頭組織或參與人類基因組計劃HGP、熱核聚變反應堆ITER、平方公里陣列射電望遠鏡SKA等國際大科學計劃和大科學工程,未來將依托“中國天眼”FAST以及中國空間站CSS等設施,面向全球開放合作。

        堅持“四個面向”相結合,從科學前沿和現實需求中凝練科技創新任務。制定實施基礎研究十年行動方案,保持戰略定力,創造有利于厚積薄發的良好科研生態,加強基礎學科建設和拔尖人才培養,優化學科布局和研發布局,增強原始創新策源能力。在事關國家安全和發展全局的基礎核心領域,制定實施戰略性科學計劃和科學工程,選好牽頭單位和牽頭戰略科學家,組織多家優勢單位持續研究,長周期分階段優化調整,厚實基礎理論、技術、方法、工具、系統等方面的研究積累。打好關鍵核心技術攻堅戰,深入謀劃推進“科技創新2030-重大項目”,加強原創性引領性科技攻關。應用前景明確的科技攻關任務,如“卡脖子”難題背后的科學問題,宜采用“需求側牽引、攻關聯盟”科研組織模式。應用前景暫不明確的科技攻關任務,如量子信息,宜采用“供給側引領、競爭擇優”科研組織模式。從經濟發展、民生改善、生命健康、國家安全等急迫需要和長遠需求出發,強化技術科學和應用研究帶動,鼓勵自由探索,推動學科交叉融合和跨學科研究,催生新領域新范式。改革科研項目及團隊遴選方式,推廣“揭榜掛帥”“賽馬爭先”“懸賞激勵”等機制,在前沿探索的公平競爭中“冒出”重大原創性成果。實施好產業基礎再造工程,建設實體經濟、科技創新、現代金融、教育、人力資源協同發展的現代產業體系。發展工業互聯網,搭建更多共性技術研發平臺,發揮大企業引領支撐和中小微企業協作配套作用,推動全產業鏈優化升級。

        (作者:萬勁波,系中國科學院科技戰略咨詢研究院研究員)

      附件:
      纳新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