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q5jwi"><tt id="q5jwi"></tt></menuitem>
<bdo id="q5jwi"><var id="q5jwi"></var></bdo>
  • <small id="q5jwi"><dfn id="q5jwi"><menu id="q5jwi"></menu></dfn></small>
  • <tbody id="q5jwi"></tbody>
    <small id="q5jwi"><nobr id="q5jwi"><menu id="q5jwi"></menu></nobr></small>
    1. <code id="q5jwi"></code>
      <bdo id="q5jwi"><delect id="q5jwi"></delect></bdo>

      馮海紅:健全國家數據資源治理體系

      作者:馮海紅 2021-02-05 13:41 來源:學習時報
      放大 縮小

            黨的十九屆五中全會明確提出要加快數字化發展,建立數據資源產權、交易流通、跨境傳輸和安全保護等基礎制度和標準規范,推動數據資源開發利用。為此,健全國家數據資源治理體系,就成為激活數據要素新價值、培育經濟發展新動能、創新社會治理新模式、開創國際合作新格局的關鍵所在。 

        黨的十九屆五中全會通過的《中共中央關于制定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四個五年規劃和二〇三五年遠景目標的建設》明確提出“加快數字化發展”,強調要建立數據資源產權、交易流通、跨境傳輸和安全保護等基礎制度和標準規范,推動數據資源開發利用。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員會第十七次會議強調,要建立健全政務數據共享協調機制、加快推進數據有序共享。健全國家數據資源治理體系,已成為激活數據要素新價值、培育經濟發展新動能、創新社會治理新模式、開創國際合作新格局的關鍵所在。 

        健全國家數據資源治理體系是把握、遵循和運用數字經濟發展規律的必然要求。數字經濟時代,數據要素的有序自由流動和高效配置至關重要,如何在技術牽引、數據驅動下推動融合創新、場景應用、價值共創,以數據流帶動技術流、資金流、人才流、物資流,已成為資源配置優化、全要素生產率和創新能力提升的關鍵。不止數字經濟,數字社會、數字政府建設同樣依賴于此。同時,數字化轉型正在重新定義生產力和生產關系,技術—經濟范式變革意味著社會制度框架必須敏捷調適,形成戰略性、基礎性的制度規則和治理機制,形成適應數字化生產力發展要求的數字化生產關系,以應對日益嚴峻的數據亂象和治理難題,為數字經濟及其與實體經濟的深度融合保駕護航。 

        健全國家數據資源治理體系是贏得全球數字競爭和規則標準主動權的戰略抉擇。實施數據戰略、強化數據治理已成為新的國際競爭熱點,各主要經濟體希望以此在數字經濟發展和數字化轉型中占據主動。當前,許多國家紛紛制定國家數據戰略或法案,加強數據的監管規范和價值挖掘。同時,國際數字規則上的競合博弈也越發激烈,數字貿易、跨境數據流動、個人數據保護、平臺治理、數字稅等都已成為重要議題,數字化驅動的新一輪全球化已現端倪。 

        健全國家數據資源治理體系是以改革創新激發數字化發展動力活力的現實需要。近年來,我國大數據發展頂層設計逐步成型、產業體系日漸完善、融合應用不斷深入,國家大數據戰略由起步、落地轉向深化階段。國家層面積極布局國家大數據綜合試驗區、國家數字經濟創新發展試驗區、國家公共信息資源開放試點等,探索開展數據資源治理和數字經濟發展。然而,我國數據規則制度建設仍明顯滯后。一是數據資源管理統籌不夠,數據孤島、數據壁壘等問題突出;二是數據資產管理能力有待進一步提升,行業、企業及機構數據龐雜分散和集中集聚現象并存,數據資產化、資本化運營缺乏支撐,數據監管、算法監管力度不夠;三是數據要素市場機制有待進一步完善,數據市場監管主體不清,數據交易流通體系尚處于探索初期。另外,數字技術自主創新能力、數據人才和數字素養、隱私保護和數據安全等均有待強化。 

        為此,應健全國家數據資源治理體系,為我國數字經濟發展和數字社會、數字政府建設奠定堅實基礎。 

        第一,加快探索數據基礎制度和標準規范建設。一方面,探索建立數據管理制度體系。加強數據產權理論研究和實踐探索,明確權利主體、權利類型、權利邊界,加快數據相關立法進程,賦予并保護、平衡權利人合法數據權益。推動形成數據要素市場化配置機制,鼓勵在價值評估、價格形成、收入分配、市場準入和市場監管等方面積極探索,支持引導行業平臺和龍頭企業參與,創新數據交易模式和交易規則。另一方面,加快構建數據標準規范體系。推動數據標準化規范化發展,建立覆蓋數據全生命周期的分級分類標準體系和管理制度,研究制定國家有關數據標準、政策工具和行動指南,推行數據管理貫標和成熟度評估試點,積極參與國際標準制定,引導行業標準、地方標準、團體標準發展。 

        第二,統籌推動數據資源匯聚融合與開放共享。探索建立統一規范的數據管理制度,推動跨部門、跨區域、跨行業數據匯聚融合與共享開放。加快政務數據有序開放,建立健全政務數據共享協調機制,以業務協同為重點,加強技術創新、應用創新、模式創新,全面構建政務數據共享安全制度體系、管理體系、技術防護體系,優化經濟治理基礎數據庫,加快打造國家數據統一共享開放平臺,開展政務數據清單管理、質量建設、價值評估、清查審計、政企合作,提升法治化、制度化、標準化水平。推動行業數據融合共享,加快國民經濟重點行業數據平臺建設和數據高質量匯聚,支持社會化、市場化數據交易流通平臺和企業發展,打通新型智慧城市、數字孿生城市數據資源,探索不同主體之間數據開放共享、利益分享的模式和機制,防止企業利用數據進行不公平競爭、限制競爭。 

        第三,縱深推進數據資源開發利用與價值實現。加快培育發展全國一體的數據要素市場,探索建立責任清單、負面清單和第三方機構認證評級相結合的市場準入管理制度,完善數據交易的檢測認證、風險評估、信息披露、流程追溯、監督審計等制度,推動數據交易流通模式和機制創新,支持數據資產化、資本化、證券化。開展數據資源開發利用試點,探索建立政府數據資源有償使用、增值服務、合作開發等模式,篩選規范化開發利用的場景和案例,鼓勵利用政府數據創新產品、技術和服務。加快培育數據敏捷型新產業、新業態和新模式,探索不同主體協同參與、各類數據融合共享的開發利用模式,在明晰產權的基礎上形成數據要素由市場評價貢獻、按貢獻決定報酬的機制,培育一批數據交易主體、數據服務中間商和數字化創新企業、創業團隊,引導扶持相關主體集聚集群發展。 

        第四,穩步加強數據安全保護與市場監管執法。統籌好發展與安全、效率與公平、數據利用與隱私保護,逐步建立完善數據安全保護的基本制度體系、政策法規體系、技術支撐體系。推動建立分類分級的數據安全保護制度,加強職責體系和能力體系建設,分行業分領域制定實施細則,建立隱私保護、風險評估、安全審查、數據溯源、監測預警與應急處置等機制,加強政務數據、企業商業秘密和個人數據保護。實施包容審慎、鼓勵創新的監管制度,支持開展監管沙箱等創新試點,構建立法司法無縫銜接、線上線下協同發力的監管體系,強化平臺和企業在數據合規、數據安全、算法透明等方面的責任,推動形成政府監管+行業自律+社會監督的數據安全協同治理體系。推進數據開發利用技術和數據安全標準體系建設,促進數據安全檢測評估、資格認證、攻防演練以及技術、信息、培訓等服務發展,鼓勵數據安全、網絡安全產業發展和商業創新。 

        第五,著力打造保障有力充滿活力的數據生態。強化基礎設施支撐,加快5G網絡、物聯網、工業互聯網、大數據中心、云計算、人工智能、區塊鏈等信息基礎設施建設,推動融合基礎設施和創新基礎設施數字化轉型、智能化升級,為構建算力+算法+數據的發展生態夯實基礎。加強數據人才培養,探索聯合培養、訂單培養、產教融合等新模式,建立多層次、多元化的培養體系,著力培育復合型、實用型和創新型人才,加大人才交流和東西協作力度,創新人才評價體系和激勵機制。提升全民數字技能,多渠道開展數字技能培訓,實現信息服務全覆蓋,幫助中小微企業提高數據管理應用能力,加強數據文化建設,彌合“數字鴻溝”。注重政策引導支持,促進數據要素與勞動力、資本、技術等要素融合創新,加大數字技術研發投入和成果轉化力度,探索政府引導、市場主導、企業主體、社會眾籌的多元投融資模式,構建數據驅動的技術創新模式和創新創業生態。 

        第六,積極開展數據跨境流動等領域的國際合作。推動建立數據跨境流動機制,積極開展雙邊、多邊數據合作,構建多層級、廣覆蓋的國際化數據合作平臺體系,支持具備條件的地區探索建設數字自由貿易試驗區(自貿港)或數據跨境流動自由港(樞紐港),探索建立個人數據跨境流動白名單制度,允許數據流動特殊監管區域同列入白名單的國家、地區或國際組織之間實現數據跨境雙向流通,支持建立各國各地區數據監管機構認可的中立機構,發展數據跨境流動服務。以推動落實《區域全面經濟伙伴關系協定》和中歐投資協定為契機,加強與“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在數據流動、數據技術、數據應用、數據治理等方面的交流合作,重點推進與東盟、歐盟、日韓、俄羅斯等的戰略對接與數據合作,打造升級版“數字絲綢之路”。積極參與跨境電商、數字貿易和數據跨境流動、數據保護、數據安全、數字稅收、數字知識產權、人工智能、數字貨幣等國際規則和標準制定,支持國內相關技術、產品、服務和標準“走出去”。 

      附件:
      纳新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