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q5jwi"><tt id="q5jwi"></tt></menuitem>
<bdo id="q5jwi"><var id="q5jwi"></var></bdo>
  • <small id="q5jwi"><dfn id="q5jwi"><menu id="q5jwi"></menu></dfn></small>
  • <tbody id="q5jwi"></tbody>
    <small id="q5jwi"><nobr id="q5jwi"><menu id="q5jwi"></menu></nobr></small>
    1. <code id="q5jwi"></code>
      <bdo id="q5jwi"><delect id="q5jwi"></delect></bdo>

      張越、萬勁波:構建關鍵核心技術融合創新攻關體系

      作者:張越 萬勁波 2020-09-02 10:46 來源:學習時報
      放大 縮小

        黨的十九屆四中全會明確提出“構建社會主義市場經濟條件下關鍵核心技術攻關新型舉國體制”。相較于以“兩彈一星”為代表的傳統舉國體制,在新形勢下構建融合創新的關鍵核心技術攻關體系,必須充分尊重科技規律、經濟規律、市場規律,統籌發揮好政府和市場的作用,整合國家戰略科技力量,集中優勢創新資源,協同攻關重大科技難題。

        關鍵核心技術融合創新攻關面臨的三方面挑戰 

        當前,全球疫情形勢復雜嚴峻,經濟全球化遭遇逆流,全球供應鏈、產業鏈與創新鏈布局及資源配置深刻調整,我國急需堅持“底線思維”,做好較長時期應對外部環境變化的戰略準備。構建“政產學研用”融合創新的關鍵核心技術攻關體系,要以國家和經濟社會發展需求為牽引,圍繞產業鏈部署創新鏈,圍繞創新鏈布局產業鏈,實現科技知識的投資者、生產者、傳播者、使用者高效分工協作,源源不斷地為高質量發展提供科技創新驅動力。科技與經濟要從“面向、依靠、服務”到“支撐、引領、融合”轉變,要重點解決好三個方面的挑戰。

        創新鏈與產業鏈結構功能不匹配是產學研合作效率不高的基礎原因。關鍵核心技術攻關具有高研發投入、長研發周期、知識緘默性以及對應用生態的高依賴性,決定了其創新鏈與產業鏈需要實質性整合協同。我國在以芯片等為代表的關鍵核心技術攻關體系中進行了相對完整的創新鏈布局,但產業鏈與創新鏈在結構功能上的深度耦合機制相對欠缺。相關國產的核心設備與關鍵材料在規格型號等方面并不能很好地匹配產業鏈的需求,難以實現進口替代。由于科技研發與市場應用脫節,創新鏈與產業鏈未能形成融合創新、協同攻關的合力。投資、研發、市場轉化、產品應用等主體無法達成共識,限制了創新成果產生及市場轉化,失去了創新迭代的機會。由于關鍵環節研發水平的欠缺、技術方向的差異等因素難以支撐產業鏈整體躍升。

        科技創新“三個面向”耦合機制薄弱是科技經濟“兩張皮”現象出現的內在原因。科研成果轉化周期越來越短,如果在特定周期內科研成果未能轉化為現實生產力,其經濟潛能就會很快衰減。國家在關鍵核心技術攻關的前期進行了大量前瞻性科研布局和政策引導,但在后續大規模商用中,與裝備、產品性能及可靠性提升相關的研發仍然存在復雜性和不確定性,大量研發止步于實驗室與樣機階段,急需構建上、中、下游研發主體協同合作的創新生態,引導產學研建立更緊密的創新伙伴關系,在技術攻關與應用實踐中持續提升供給質量。未來要以關鍵核心技術攻關任務為牽引,構建“三個面向”耦合機制,特別要以面向經濟主戰場、面向國家重大需求為導向,完善高校院所的選題機制。

        國內國際市場規則和標準的差異是暢通國內國際雙循環的關鍵瓶頸。建立關鍵核心技術攻關體系應以國內需求為根據地,充分發揮國內超大規模市場優勢,通過關鍵核心技術攻關打造重點產業全球價值鏈關鍵節點,逐步擺脫以中國作為生產制造中心、歐美作為金融、研發、消費中心的傳統國際循環模式。對標國際先進規則與標準,完善主要由市場決定的要素價值機制,拓展要素市場化配置范圍,促進國內創新與國際市場全方位、高水平對接。打造自主、協同、開放、包容的創新體系,深化拓展開放創新,形成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國際創新要素流動體系,推動創新要素在更高水平上引進來與走出去。

        構建產業鏈與創新鏈深度融合的關鍵核心技術攻關體系 

        近日,在企業家座談會上,習近平總書記強調“提升產業鏈供應鏈現代化水平,大力推動科技創新,加快關鍵核心技術攻關,打造未來發展新優勢”,為關鍵核心技術攻關指明了努力方向。當前,急需暢通國內科技經濟大循環,構建自主、協同、開放的關鍵核心技術攻關體系,提升供應鏈產業鏈創新鏈現代化水平,推動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中長期,基于產業鏈與創新鏈的融合創新,推動我國在關鍵領域“占位”新動能培育、“補位”短板技術、“領位”長板方向。

        一是發揮優勢主體創新引領作用,推動產業鏈與創新鏈在結構功能上深度融合。圍繞關鍵核心技術攻關,引導有創新領先優勢和資源整合能力的大學、院所、企業牽頭構建更加緊密的產學研合作伙伴關系,將知識創新與技術創新深度耦合,形成“融合創新”攻關體系,產生“價值共創”增值效應。例如,推動行業領軍企業帶動計算產業,基于自主芯片、操作系統、基礎軟件、物聯網、邊緣計算等軟硬件各環節深度耦合,促進信息技術研發、應用、創新整體突破。支持行業領軍企業培育面向國家重大需求、面向經濟主戰場的新型研發機構,建設產學研一體化創新平臺,解決行業及跨領域的關鍵共性技術難題。

        二是實施產業基礎提升工程,發揮關鍵核心技術攻關新型舉國體制優勢。將國家戰略目標和科學目標、經濟目標相統一,充分發揮核心企業對供應商、高校院所等創新主體力量的組織力、對基礎產業的帶動力。圍繞核心基礎零部件、關鍵基礎材料、先進基礎工藝、產業技術基礎“四基”領域,把握傳統產業改造提升、戰略性新興產業及未來產業培育發展的技術供給需求,提升產業基礎高級化和產業鏈現代化水平,實現產業鏈與創新鏈深度融合發展。對于技術前景明確的趕超型攻關任務,如“卡脖子”技術,宜采用“應用引領、科研支撐”組織模式,努力實現關鍵核心技術自主可控。對于技術前景不甚明確的引領型攻關任務,如量子技術,宜采用“政府引導、市場競爭”組織模式,引導集成優勢科研力量,多路線并舉,適時調整,擇優突破。

        三是加強融合創新的新型基礎設施建設,支撐引領關鍵核心技術協同攻關。在全球視野下評估供應鏈、產業鏈、創新鏈的薄弱環節,推動構建融合科技、工程、產業、經濟、社會及可持續發展創新需求的新型基礎設施體系,以產業數字化為牽引拓展新型基礎設施與制造、能源、交通、農業等各領域融合發展的應用場景,打造我國產業競爭新優勢。搭建融合創新孵化平臺,開展面向新產品、新工藝或新技術的聯合研發攻關,整合供應鏈、產業鏈、創新鏈、資金鏈、人才鏈、信息鏈、政策鏈,形成“需求—科技—經濟—需求”有效循環。強化開放共享數字化平臺建設,加快以信息流和數據中心為樞紐的科技創新要素集聚、有效整合和協同創新,推動各環節相互融通、提升整體效能。以數字化科技創新基礎設施建設為牽引,促進原始創新、基礎創新實現從0—1的突破,技術成果面向生產應用不斷迭代創新,依托多元化金融支持與股權投入,持續轉化為面向大規模商用的現實生產力。

        四是拓展深化制度、規則、標準對接機制,暢通創新要素國內國際循環。建立統一開放、競爭有序的國內市場,發揮國內需求牽引作用,推進國內要素市場體系改革,運用市場化手段匯聚創新資源,健全創新要素市場定價與交易機制,激勵研發投入。暢通高新技術企業融資渠道,簡化科創板科技企業的審批流程,提升審批的專業性與精準性。對標國際標準,推動國內國際市場規則與標準相容,通過更高水平的開放創新推動技術、人才、管理、資金等創新資源自由流動。推進知識產權保護、負面清單等制度建設,保障全球范圍內基于創新鏈共享、產業鏈融合的協同創新得以持續發展。通過“一帶一路”建設,推動中國成為連接發達經濟體與新興經濟體創新要素流動的樞紐,帶動全球創新要素聚集與融合,形成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格局。

      附件:
      人人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