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q5jwi"><tt id="q5jwi"></tt></menuitem>
<bdo id="q5jwi"><var id="q5jwi"></var></bdo>
  • <small id="q5jwi"><dfn id="q5jwi"><menu id="q5jwi"></menu></dfn></small>
  • <tbody id="q5jwi"></tbody>
    <small id="q5jwi"><nobr id="q5jwi"><menu id="q5jwi"></menu></nobr></small>
    1. <code id="q5jwi"></code>
      <bdo id="q5jwi"><delect id="q5jwi"></delect></bdo>

      朱文輝、萬勁波:如何促進科技共同體健康發展

      作者:朱文輝 萬勁波 2020-07-23 16:31 來源:中國科學報
      放大 縮小

           隨著我國科研評價制度改革的推進,科技共同體的建設顯得越發重要。在堅持和加強黨的全面領導這一前提下,如何構建起聯系廣泛、充滿活力的科技共同體自治機制?這是科技界關心的話題。

        上世紀40年代,英國科學哲學家波蘭尼在《科學的自治》中首次提出“科學共同體”概念,意指具有共同信念、共同價值和共同規范的“科學家群體”。“科技共同體”的概念由“科學共同體”發展而來。

        在十七、十八世紀,科技社團是科學共同體的主要組織形式。科技社團建立了一套科學共同體的協調機制,如舉辦會議和期刊,構建了學術交流系統;建立起期刊審稿人制度、學術評議制度;舉辦教育培訓和咨詢活動,提高科研人員的職業水準、促進政府決策科學化。這些制度為科技共同體所繼承和發展。

        全球科技發展的歷程表明,以科技社團為代表的科技共同體承擔著科學文化建設和自我管理的重要職能。與科技共同體中注重研究進而產生新學科、新知識的大學、研究所、學派和無形學院相比,科技社團在促進學科發展、推動行業科技進步和服務會員方面發揮重要的自組織作用。

        科技共同體自治機制是科技工作者群體通過系統內部的自我調節進行創新資源配置與評價的制度安排。科技創新活動在全球范圍內配置資源、分享發現,形成一種將各種創新要素有機結合起來的集體力量,把原來分散的、孤立的科技工作者及個人研究聯系起來,把個人嵌入到集體之中,自發形成一個知識生產網絡及知識產品“市場”。科技成果往往是多人合作的結果,個人和集體所起的作用是復雜的,新理論、新成果必須接受科技共同體的檢驗、判斷和確認。總的來說,科技共同體自治機制在科技體制中具有不可替代的功能。

        首先,科技共同體自治機制像無形之手,參與對知識產品“市場”的調節。促進知識分享,激發科學靈感,加速信息傳播,凝聚學術共識,實現對科研成果的甄別,助推知識創造,促進新的思想和認識物化為新的知識“產品”或“方法”,推動科技創新。同行評議制就是典型的自治機制。

        其次,科技共同體自治機制可以滿足從業人員進行群體協作和相互交流的需要,能夠解決個體能力不足和科技創新活動艱巨性和不確定性的矛盾。科技創新體系越來越龐大,需要某種聯系廣泛、客觀中立、自主運行、超越單位、橫向聯系的組織存在,這是學會等科技社團存在的基本邏輯。

        與此同時,科技共同體也需要進行自我升華與提高,通過科學文化建設、規范管理和社會組織體制改革,杜絕“圈子”文化和“學閥”現象,避免門戶偏見,營造公平、公正、民主、包容的學術氛圍。

        目前,我國科技共同體自治機制在三方面仍有提高空間。

        一是學術范疇與行政范疇有其各自的適用范圍,需減少其相互干預。如科技共同體根據共同的科學價值觀、科學精神和科學規范來開展同行評議、培養青年人才、進行科學傳承,若行政干預過多,勢必影響學術自主。

        二是對經驗科學的過分推崇會在一定程度上束縛科學、創新、探索精神的發展,阻礙我國形成和發展系統嚴謹的科學理論體系。

        三是我國科技共同體的自主、自律和自治性仍有待提高。部分科技社團缺少民主辦會傳統,沒有形成自主發展的意識和體制,未能制定完善本領域科研活動的自律公約和職業道德準則,未能經常性開展創新文化、職業道德和學風教育,難以真正發揮自律自凈作用。

        為進一步促進科技共同體健康發展,筆者建議,相關部門營造有利于科技共同體和科技社團健康發展的社會環境,尊重科技共同體的運行規律,專業的事情交給專業的人才,讓科技共同體在科技成果評價和科技人才評價中發揮決定性作用,同時更好地發揮政府在政策引導和政策支持方面的作用。明確學會等科技社團承接政府轉移職能的清單,建立承接準入機制和提升專業管理能力,明確學術和行政的邊界,使政府、科協和學會各司其職,實現相互促進、良性互動。

        此外,按照黨中央關于加快形成政社分開、權責明確、依法自治的社會組織體制的要求,深入推進科技社團治理體系改革,建立依法自治、民主辦會的體制,倡導平等包容的科學文化。

        最后,筆者建議我國盡快加強科技社團能力建設。建立健全內部制度體系和治理結構,嚴格會員管理和服務制度,強化學會的責任擔當,力戒形式主義和小團體主義,提高專業化服務能力。加強學會人才隊伍建設,吸納青年科技人才、企業及創新創業的科技工作者,為學會健康發展不斷地注入源頭活水。

        (朱文輝為中國科協學會服務中心副主任,萬勁波為中科院科技戰略咨詢研究院研究員)

      附件:
      人人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