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q5jwi"><tt id="q5jwi"></tt></menuitem>
<bdo id="q5jwi"><var id="q5jwi"></var></bdo>
  • <small id="q5jwi"><dfn id="q5jwi"><menu id="q5jwi"></menu></dfn></small>
  • <tbody id="q5jwi"></tbody>
    <small id="q5jwi"><nobr id="q5jwi"><menu id="q5jwi"></menu></nobr></small>
    1. <code id="q5jwi"></code>
      <bdo id="q5jwi"><delect id="q5jwi"></delect></bdo>

      潘教峰:國家高新區也需要創新組織模式

      作者:潘教峰 2018-01-05 11:44 來源:中國科學報
      放大 縮小

          我們正迎來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互聯網、大數據、人工智能等現代技術正在深刻改變著以往的資源配置方式、生產組織方式和價值創造方式,推動研發、設計、制造、管理模式變革。

        國際社會廣泛關注的中國“新四大發明”除了高鐵之外,其他三項移動支付、共享單車、網購都與互聯網、大數據、人工智能密切相關。以新一代人工智能為例,人工智能并非某種單一技術,或者幾種技術的簡單組合集成,而是至少匯聚了深度學習、算法研究、芯片制造、圖像識別、自然語言處理、語音識別、推薦系統、搜索引擎等在內多個研發領域,以及技術、經濟、法律、倫理等多個方面。發展人工智能,政府具有政策規劃和資源動員優勢,高校、科研院所具有基礎研究和人才富集優勢,大企業具有海量數據和計算能力優勢,小企業或創客具有場景敏感優勢和靈活應變優勢。任何單一主體都顯然難以勝任會聚技術的變革,必須探索新型創新組織模式來更好聚合所有創新主體的資源和能力。

        面對世界科技創新和產業變革的發展大勢,各地需要主動探索和積極構建新型創新組織模式,國家高新區也不例外。

        我國人口基數大、受過高等教育的人口多,互聯網和移動互聯網滲透率高,創新機構規模大,創新資金較為充裕,我們應利用這些有利條件,積極應對創新組織模式的變革,最大限度釋放創新活力:要構建對所有創新主體更加開放包容的創新友好環境。應進一步豐富創新主體的內涵,不僅高校、科研院所、企業是創新主體,新型研發機構、眾創平臺、創客、產消者,甚至每一個用戶都是創新主體的重要成員,人人都可能成為創新者。通過搭建便于公眾參與的創新平臺,引導和鼓勵扁平化、網絡化、協同化的開放創新、大眾創新模式。建立和完善公平競爭的法律制度體系,財政、金融、稅收等政策措施,廣泛的社會扶持政策和創新激勵機制,提高全社會的知識產權意識,尊重和保護創新者的貢獻與權益。創新政策和科技財政投入、科技計劃、科技創新平臺等各類創新資源應將新型研發機構、中小微企業、創客等群體納入,給予同樣適用的資源投入、稅收優惠和人才待遇等政策支持,激發每一個創新主體的創新熱情。

        加快促進科學數據、儀器設備等軟硬件的開放共享,為中小微企業、創客、新型研發機構“賦能”。我國公共科技資源平臺經過多年的發展,已經具備了信息化基礎,但實際的共享率仍然較低。應鼓勵運用共享經濟思維模式,支持市場化運行的科技資源共享平臺發展,充分發揮整合資源、挖掘市場需求、對接研發實驗服務的作用。加強各地區各部門間的統籌,推動科研設備的跨區域互認,加快推進科技資源富集的地方向資源較少地區的輻射,讓設備、技術、人才等創新要素的活力競相迸發。

        積極運用新型創新組織模式,擺脫制約創新的路徑依賴。我國研發課題、技術路線習慣于跟蹤模仿國際熱點,成套技術裝備引進之后消化吸收不夠,容易形成創新路線、產業發展和技術發展的路徑依賴。路徑依賴問題必須注重探索運用新模式來解決。一方面,要依靠國家實驗室、國家科技重大專項等強有力的行政組織,利用完備的組織體系進行科技攻關。另一方面,要善于利用互聯網、大數據、人工智能等新技術,通過開放課題、網上招標、眾籌資金等更為靈活多樣的方式,實現更大范圍集成聯動、多類主體的協同合作、開放創新。

        (作者:潘教峰,系中國科學院科技戰略咨詢研究院院長)

      附件:
      纳新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