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q5jwi"><tt id="q5jwi"></tt></menuitem>
<bdo id="q5jwi"><var id="q5jwi"></var></bdo>
  • <small id="q5jwi"><dfn id="q5jwi"><menu id="q5jwi"></menu></dfn></small>
  • <tbody id="q5jwi"></tbody>
    <small id="q5jwi"><nobr id="q5jwi"><menu id="q5jwi"></menu></nobr></small>
    1. <code id="q5jwi"></code>
      <bdo id="q5jwi"><delect id="q5jwi"></delect></bdo>

      【中國財經報】用好科技成果評價“指揮棒”

      作者:惠夢 2021-08-12 14:42 來源:中國財經報
      放大 縮小

         國務院辦公廳正式發布《關于完善科技成果評價機制的指導意見》,直面科技成果評價存在的堵點和難點問題,提出了一系列重要的系統性改革方向和具體的改革措施。 

        近年來,我國科技成果轉化發展態勢良好、“量價齊升”,但一些長期問題和障礙依然突出。例如,科技成果評價導向有偏差,“四唯(唯論文、唯職稱、唯學歷、唯獎項)”傾向依然存在;評價方法體系不健全,分類評價、定量定性融合等評價方法尚未全面建立;評價組織不規范、缺乏監管反饋等體系;評價主體相對單一,負責任的同行評議機制尚未建立;評價激勵措施不足,對于成果轉化等創新主體缺乏明確的激勵措施和標準……

        日前,國務院辦公廳正式發布《關于完善科技成果評價機制的指導意見》(以下簡稱《指導意見》),直面科技成果評價存在的堵點和難點問題,提出了一系列重要的系統性改革方向和具體的改革措施。

        中科院科技戰略咨詢研究院副研究員徐芳認為,《指導意見》不僅給出了包括處理好政府與市場關系、進行多元分類評價等重要的指導性原則,也提出了鼓勵創新科技成果評價工具和模式等實用性較強的政策措施。“相信經過未來若干年摸索培育,各種與市場聯系更緊密、為不同種類科技成果量身打造的各類評價方法有望競相迸發,為我國加快科技成果培育轉化形成有力支撐。”徐芳說。

        啟動科技成果轉化“金鑰匙” 

        科技成果評價是指對科技成果的工作質量、學術水平、實際應用和成熟程度等予以客觀的、具體的、恰當的評價。科技成果評價是科技創新相關主體科學、客觀認識成果價值的重要方式,對促進科技成果轉化為現實生產力具有重要支撐作用。

        黨中央、國務院高度重視科技成果評價改革工作。2018年,中辦、國辦印發《關于深化項目評審、人才評價、機構評估改革的意見》,對“三評”改革工作作出全面部署,但與“三評”工作相比,科技成果評價機制仍然存在一些突出問題。

        “成果本身就是項目、人才和機構評價中的一個基本評價單元,因此,科技成果評價改革對于‘三評’改革的具體落實具有重要的支撐作用和互補作用。”武漢大學信息管理學院教授張琳認為,從更宏觀的角度而言,科技成果是科技評價體系中最基本的單元之一,如果成果評價改革真正能有所突破,對整個科技評價改革的推進作用是巨大的,可能起到“一子落而全盤活”的效果。

        “當前我國科技成果的評價導向作用和價值發現作用發揮不夠,對促進產出高質量成果和激勵創新主體、科研人員積極性的效果不充分。”科技部有關負責人告訴記者,究其原因,主要是我國多維度、分類的科技成果評價體系不健全,評價指標單一化、標準定量化、結果功利化的問題不同程度存在。

        針對這些問題,《指導意見》提出堅持科技創新質量、績效、貢獻為核心的評價導向,堅持科學分類、多維度評價,堅持正確處理政府和市場關系,堅持尊重科技創新規律,并在此基礎上提出了十條具有指導性、針對性和操作性的舉措。

        “我認為意見最大亮點是把科技發展和經濟社會發展緊密結合起來,把科技成果評價從較封閉的科技體系內部拓展出來,放置在更宏觀的經濟社會體系中進行多元和綜合評價,這是一個很大的突破。”張琳說,例如,《指導意見》強調科技成果具有科學、技術、經濟、社會、文化等多元價值,要求大力發展科技成果的市場化評價、第三方評價、充分發揮金融投資在科技評價中的作用等。

        直擊改革痛點、難點 

        完善科技成果評價機制,關鍵是要解決好“評什么”“誰來評”“怎么評”“怎么用”的問題,從科技成果評價全鏈條通盤考慮。

        在解決“評什么”方面,《指導意見》明確提出,要根據科技成果不同特點和評價目的,全面準確評價科技成果的科學、技術、經濟、社會、文化價值,并首次對“五元價值”的評價重點提出要求。

        中科院科技戰略咨詢研究院此前承擔了很多國家高端智庫研究課題,主要研究成果是為國家政府部門決策制定提供政策建議。“像我們這類的科學研究,科學價值肯定有,社會價值、文化價值會強一些,經濟價值和技術價值會弱一些。”徐芳說,在國家提出“五元價值”指導原則的基礎上,接下來就要看各單位如何探索構建與自己研發活動類型特點相匹配的多元化評價體系和評價指標。

        針對“誰來評”的問題,《指導意見》提出,要堅持“誰委托科研任務誰評價”“誰使用科研成果誰評價”,突出評價的用戶導向、應用導向、績效導向。“過去科技界對一些成果有時候‘感覺良好’,但這些成果到了應用環節卻遇到市場‘不買賬’的情況。”徐芳說,《指導意見》提高了成果使用者在科技評價中的話語權,強調讓市場說話,從實用性出發,提高了科技成果評價的含金量。

        在解決“怎么評”問題方面,《指導意見》提出“健全完善科技成果分類評價體系”,明確基礎研究成果以同行評議為主,應用研究成果以行業用戶和社會評價為主,不涉及軍工、國防等敏感領域的技術開發和產業化成果,以用戶評價、市場檢驗和第三方評價為主。“科學界普遍認可在科技評價中要堅決破除‘四唯’傾向。對于‘破’后如何‘立’,《指導意見》給出了明確方向。”徐芳說,

        對于評價結果“怎么用”,《指導意見》從需求側入手,以科技成果評價為指揮棒,激發科研人員積極性。強調要完善科技成果評價激勵和免責機制,消除有關主體后顧之憂。對此,徐芳分析說:“做得好的有獎勵,這個大家都知道,而且也已經成為了一種約定俗成的慣例。但獎勵過多,有時候起到的激勵作用反而有限。另一方面,建立起一些‘免責’機制,能夠讓大家沒有后顧之憂,放心大膽去進行科學探索,可以更好地激勵創新。”

        確保政策落實落地 

        無論是在原則部分還是在具體舉措中,徐芳注意到,《指導意見》特別強調發揮市場的作用。“理論上,政府在科研活動中給予經費支持,自然對科研成果有話語權。但在很多時候,政府不是科研成果的直接使用主體,投入財政科研資金的最終目的是讓老百姓享受科技進步的福利,這就需要科研成果快速、有效地轉移轉化,由市場來買單。《指導意見》提到大力發展市場化評價、發揮好第三方評價和金融投資作用等措施,發展多元主體評價模式,凸顯了政府職能的轉變和市場在科技成果評價中的重要作用。”徐芳說。

        由于政府、市場、第三方機構、金融投資機構等各自具有不同的主體職責和符合自身屬性的利益關注,例如市場作為評價主體會天然的更聚焦成果的經濟價值,而相對忽略成果的科學、社會、文化價值等。對此,張琳建議,在評價實踐中,要尤其注意多元評價主體之間的交流與合作,還要強調分類評價在評價實踐中的重要作用,避免出現新的評價異化問題。

        在完善科技成果評價激勵機制方面,張琳認為,科技成果創造與轉化是一個復雜、漫長的多元價值創造過程。在這個過程中,存在多個“關鍵貢獻者”,不僅包括科研人員及團隊,也包括助推科技成果轉化的專業機構及轉化人員等。因此,新的評價體系不僅需要考慮激發科研人員積極性,還需要考慮如何通過系統的配套機制,有效激勵和協調這個全鏈條中的多個關鍵貢獻者,并注重強化“過程評價”。

        中國計算機學會秘書長唐衛清特別強調,要注意解決好評價過程中的不正之風問題。近年來,政府三令五申強調糾正科研領域不正之風,《指導意見》再次強調推進評價誠信體系和制度建設。“如果科技評價中的一些不良風氣剎不住,評價結果的權威性就會大打折扣。”唐衛清說。

        唐衛清指出,《指導意見》提出要發揮行業協會、學會、研究會、專業化評估機構等第三方機構在科技成果評價中的作用。“第三方評價就是看科技成果是不是真的達到了要求,主要做質量評價。”唐衛清說,例如有位作者在《科學》雜志上發表了一篇論文,雖然發表的層次很高、引用率很高,但它是不是真的有創新,到底有什么貢獻,貢獻有多大等,是需要引入第三方來進行評價的。“要注意保持第三方評價的獨立性,不能誰委托‘聽誰的’,還要做好制度設計,這樣的評價結果才具有實際價值。”唐衛清說。

      附件:
      人人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