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q5jwi"><tt id="q5jwi"></tt></menuitem>
<bdo id="q5jwi"><var id="q5jwi"></var></bdo>
  • <small id="q5jwi"><dfn id="q5jwi"><menu id="q5jwi"></menu></dfn></small>
  • <tbody id="q5jwi"></tbody>
    <small id="q5jwi"><nobr id="q5jwi"><menu id="q5jwi"></menu></nobr></small>
    1. <code id="q5jwi"></code>
      <bdo id="q5jwi"><delect id="q5jwi"></delect></bdo>

         現在位置:首頁 > 科學傳播 > 人物風采

      黃維:厚植前瞻性基礎研究 催生顛覆性創新成果

      作者: 2021-06-09 09:55 來源:學習時報
      放大 縮小
              “實踐反復告訴我們,關鍵核心技術是要不來、買不來、討不來的”。深入、及時、系統地學習習近平總書記在中國科學院第二十次院士大會、中國工程院第十五次院士大會和中國科協第十次全國代表大會上的重要講話并落實在行動中,就必須要加強原創性基礎研究,催生顛覆性創新成果,堅決打贏關鍵核心技術攻堅戰。

        基礎研究是整個科學體系的源頭 

        改革開放之初,我國經濟基礎薄弱,使得我們在科技創新方面難以與美、英、德、日等發達國家競爭。從改革開放提出“科學技術是第一生產力”,到黨的十八大后提出“創新是第一動力”“全面實施創新驅動發展戰略、建設世界科技強國”,科技事業在黨和人民事業中始終具有十分重要的戰略地位、發揮了十分重要的戰略作用。經過改革開放40多年的努力,我國科技整體水平大幅提升,夯實了建設科技強國和世界一流大學的強大經濟基礎,有條件在幾乎所有的科學技術前沿領域參與全球競爭。在這里面,核心是要在基礎研究方面加大投入。基礎研究是科學之本、技術之源、創新之魂,顛覆性創新是關鍵核心技術攻關的突破口。加強基礎研究是實現科技自立自強的必然要求,也是形成顛覆性創新成果的原始動力。

        習近平總書記指出,基礎研究是整個科學體系的源頭,是所有技術問題的總機關。綜觀世界各國、各大企業的發展進程,比如以美國為代表的西方發達經濟體的企業,像早期的貝爾、杜邦公司,現在的蘋果公司等,都在基礎研究方面大有作為,這些企業科技的進步,是以扎實的基礎理論研究為支撐的。我們應加強“從0到1”的基礎研究,開辟新領域、提出新理論、發展新方法。在遵循科學規律的基礎上,通過優化總體布局、深化體制機制改革,扎實推進基礎研究高質量發展。

        實施創新驅動發展戰略。科技創新是提高社會生產力和綜合國力的戰略支撐,必須擺在國家發展全局的核心位置。自黨的十八大以來,習近平總書記和黨中央高度重視科教興國戰略、人才強國戰略和創新驅動發展戰略的全面實施,也取得了非常突出的成績。當前,我國已經進入創新驅動發展階段。我們要心懷“國之大者”,瞄準科技關鍵前沿領域,科學布局、久久為功,努力實現前瞻性基礎研究、引領性原創成果的重大突破,提升國家科技創新體系整體效能。

        發展顛覆性技術具有重要戰略意義 

        習近平總書記指出,我國自主創新事業是大有可為的!我國廣大科技工作者是大有作為的!發展顛覆性技術對實現我國科技創新跨越式發展具有重要戰略意義。顛覆性技術是一種顛覆了某一行業主流產品和市場格局的技術,是一種對已有傳統或主流技術途徑產生顛覆性效果的技術,可能是全創的新技術,也可能是基于現有技術的跨學科、跨領域的創新應用。它不但是對科學原理的創新性應用,更是跨學科,跨領域的集成創新。開展顛覆性科技創新是我國向世界貢獻“中國智慧”、提供“中國方案”的重要路徑。當今世界,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風起云涌,柔性電子、人工智能、材料科學、泛物聯網、空間科學、健康科學、能源科學和數據科學等八大領域,最有可能產生顛覆性創新。由于它們的英文首寫字母組合起來的“FAMISHED”有“極度饑餓”之意,我們稱其為“饑餓科技”,寓意新時代對創新驅動發展戰略加快實施的渴盼。我們應重點圍繞“饑餓科技”等科技前沿領域,下好先手棋、打好主動仗,掌握關鍵核心技術,加快發展根部技術,加速孕育顛覆性技術變革和群體性技術突破,不斷催生新經濟、新業態、新模式,謀求生產力質的飛躍。

        “求木之長者,必固其根本;欲流之遠者,必浚其泉源”。習近平總書記提出一個形象而又令人警醒的比喻:供應鏈的“命門”掌握在別人手里,那就好比在別人的墻基上砌房子,再大再漂亮也可能經不起風雨,甚至會不堪一擊。短板弱項尤其是“卡脖子”的地方,是阻礙科技自立自強的癥結。而解決這些“命門”和“卡脖子”問題,關鍵就要靠科技創新。面向這些最有可能孕育顛覆性創新的領域,我們需要高度重視解決關鍵核心技術在科學機理上“供給不足”的問題。因此,我們建議著力發展科學研究基礎工具的數學科學、以信息科學為代表的應用科學、以生命科學為代表的前沿科學、以物質科學為代表的基礎科學、與自然科學互補共進的藝術科學。它們的英文首寫字母組合起來的“MILPA”為“農田”之意,寓意“夯實發展基礎”。顛覆性創新往往出現在交叉科學之中。學科交叉是科學、教育發展的必然趨勢,同時,也是顛覆性創新的重要途徑。大力發展MILPA學科,盡力打破內外部界限,推進學科間的滲透、合作、融合,探索跨學科知識生產模式,促進具有異質性與融合性的知識生產,不斷增強知識生產能力。

        科技創新具有靈感瞬間性、方式隨意性、路徑不確定性的特點。顛覆性科技創新更為艱難,既需要皓首窮經的耐心,也需要光彩奪目的天分,可謂“九死一生”,可遇而不可急求,唯有久久為功并取得關鍵性突破,才有可能柳暗花明、漸臻佳境,實現“從0到1”的突破,成就創新發展之輝煌。

        堅持科技自立自強,既是我們堅定的選擇,也是堅守的使命。一代人有一代人的長征,一代人有一代人的擔當。沒有“挺得起腰”的基礎研究,就很難有“站得住腳”的顛覆性創新成果。在新時代的偉大征程上,科技工作者要砥礪“以身許國,何事不可為”的勇毅擔當,激揚“敢為天下先”的創造豪情,以舍我其誰、只爭朝夕的姿態,圍繞國家急需突破的關鍵核心技術,撲下身子、攥緊拳頭,堅持不懈做下去,就一定能在科技自立自強的征途上大顯身手、建功立業!

        (作者系中國科學院院士、亞太工程組織聯合會主席)

      人人彩